您的位置:首页 > 贵金属资讯 > 正文

贵金属资讯

美国大规模发债潮涌 信用评级时隔12年再遭调降

发布时间:2023-08-03  浏览量:129

  时隔近12年,美国信用评级再遭下调。当地时间8月1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宣布,将美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AA下调至AA+。

  随后,美国白宫、美国财长耶伦紧急发声,强烈反对惠誉下调美国信用评级的决定。耶伦发表声明称,惠誉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基于过时的数据,是武断的。

  此次美国信用评级遭遇下调正值美国财政部大规模“发债潮”之际。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惠誉下调美国信用评级,财政部发债面临的不确定性或上升。

  惠誉下调美国信用评级

  惠誉此次下调美国信用评级早有“预兆”。今年5月,惠誉就曾将美国长期外币发行违约评级(AAA)列入负面评级观察。

  彼时,美国两党正就债务上限问题进行“极限拉扯”。惠誉称,美国政治党派之争日益加剧,阻碍了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协议的达成,债务违约风险已经上升。今年6月初,美国国会和白宫在最后时刻就债务上限达成协议,债务违约倒计时被按下暂停键。

  作为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标普、惠誉、穆迪)中唯一的欧资背景评级机构,惠誉也是本轮债务上限危机期间,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中唯一一家发出“警告”的机构。

  随着惠誉实质性地下调美国信用评级,此前的负面警示得到兑现。不过,本次调降的时点“耐人寻味”:在债务上限问题得到暂缓的当下,惠誉为何决定正式调降美国信用评级?

  在最新的声明中,惠誉罗列了调降美国信用评级的主要理由,包括政府治理能力恶化、政府赤字上升、债务规模持续增长、中期财政面临挑战、经济衰退风险等。

  “这次惠誉下调美国信用评级,直接原因仍然是前不久的债务上限之争。”在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教授、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胡捷看来,惠誉此举更多的是表达对于党争引发债券市场波动的不满,警示未来债务上升带来的风险,并非认为美国国债当下面临更高的真实违约风险。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马特·辛普森表示,目前美国联邦债务与GDP的比率已超过120%,债台高筑就意味着巨额利息支出。在截至6月份的2023财年前9个月中,美国利息支出超过6000亿美元,同比增长25%,导致联邦赤字达到1.39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70%。

  市场影响几何?

  毫无疑问,惠誉此举唤起了人们对2011年的记忆。

  2011年8月5日,在当年美国两党达成提高债务上限协议之后的第三天,标普将美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AA下调为AA+,理由是政治冒险政策以及对美国债务管理能力的担忧。在2011年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后的首个交易日,标普500指数曾暴跌近7%。

  “从2011年的经验看,市场可能在短期进入避险模式。”兴业研究首席外汇研究员郭嘉沂表示,具体来看,短线美股、美元可能继续承压,作为美元终极替代的黄金则可能同时从货币属性和避险需求两方面受益;由于美联储当前利率远高于2011年,且在持续缩表,预计美债收益率的下行幅度可能不及2011年。

  除此之外,市场密切关注,惠誉打响美国信用评级下调“第一枪”后,另外两大国际评级机构是否会跟进行动?目前,三大评级机构中,仅有穆迪还对美国保持AAA评级,标普对美国的信用评级自2011年下调后便一直维持在AA+。

  “2011年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后并没有其他评级机构跟进。”郭嘉沂表示,美国政府债务持续性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各评级机构的评估标准存在差异和主观判断,并不能肯定另两大评级机构此次是否会跟进调降评级。

  大规模“发债潮”或受影响

  实际上,此次美国信用评级遭遇下调正值美国财政部大规模“发债潮”之际。

  当地时间7月31日,美国财政部将7月至9月当季的借款净额预期大幅提高至1万亿美元,这一数据远远高于5月初预估的7330亿美元。

  此前,在美国债务上限危机期间,财政部计划补充一般账户(TGA)现金余额一度降至历史低位。自6月初拜登签署债务上限法案后,财政部大幅增加了发债规模,以补充TGA账户现金余额。

  “在债务上限在6月被暂停之后,美国的联邦债务规模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已经增加了1.8万亿美元来到32.7万亿美元。而美国曾花了209年的时间才积累出最初的1.8万亿美元债务。”马特·辛普森说。

  国泰君安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周浩表示,目前TGA账户现金余额仍然较常规水平偏低,与此同时美联储的缩表仍在持续,这意味着债券市场的供给状态出现了新的变化。在此背景下,美国财政部的发债规模势必要扩大,但美国信用评级被下调也意味着市场不确定性增强,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影响投资者尤其是海外投资者的投标热情。